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落难少年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千百年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给出了无数似自由、金钱、求知等高雅,庸俗亦或是中庸的答案。这些答案的对与错姑且不论,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答案来,他们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活着。

    每当仲夏来临,常常是梅雨多发的时节,充沛的雨水滋润了大地,为秋日里的收获种下了希望。

    乌压压的黑云挤满了天空,不时传来了一阵阵“呜隆隆”的雷音。好似沙场厮杀之前的战鼓一般,预示着疾风暴雨的降临。

    快要落山的太阳虽然穿不破乌云的束缚,但是朦朦胧胧的光线之间,依旧可以看到山峦的虚影。

    山间的小道崎岖又难以辨认,再加上即将到来的风雨,即使是最有经验的老山民,也不愿在此时涉足这里。

    然而此时的山道之上,一个幼小的身躯却在艰难的前行。

    粗粗一看,他的身躯丈量起来不过五尺左右高矮,一身粗麻淡蓝短衫的袖口与裤脚上,不知何时已经多出几道破损。他的脸应该很白,只不过山间的泥泞化作的斑点遮住了原本俊秀的脸庞。

    抬起头,稚气未脱的脸庞之上,一双灵动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远方山道的尽头。依稀的房舍,依稀的炊烟,那里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有希望!

    纤细的手指握住一颗断枝,费力的将它拨向山道的一旁。少年顾不得擦干自己高挺鼻梁之上的汗珠,现在的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远方的房舍处。

    肚子里不时传来的“咕咕”声,还有那原本红润,此时却已经变得有些青紫的嘴唇,无疑都在预示着少年的状态。

    “啪!”

    天空中第一滴雨水与树叶的撞击声出现在这寂静的树林之中,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之后,带给少年的,是一种对于暴雨的恐惧。

    奔跑,一个人若是饿着肚子奔跑,那滋味想必是相当的不好。然而,若是不想饿着肚子被大雨淋成一个落汤鸡,少年便需要压榨出自己身体里面的最后一分力道。

    山间的小道充满了树枝与各式各样的灌木杂草,不时划过少年急奔的肢体。一道道的血痕不断出现,越来越密集的雨水打在少年的身上,打在山间的小路上。

    泥泞,不多时,一脚踩在一个刚刚行成的水洼之上。仿佛瞬间沿着浪花飞出的小舟一般,少年的身子终于一个不稳,失去平衡。随后,一个人形的滚地葫芦沿着山道咕噜噜的朝着山下滚了出去。

    不知碾过了多少的灌木草丛,不知被多少树木青石改变了方向,当少年的脑海之中只剩下昏昏沉沉的黑暗与麻木的疼痛之后,好似无尽的山间小道终于被少年滚到了尽头。

    滂沱大雨和山间的泥泞将少年变成了一个泥人,在周身仿佛已经断裂的疼痛中挣扎着抬起头。一排排的屋舍高低错落,看似杂乱之中却又井然有序,正对着自己的牌楼后面,现在不是一个小村子。

    高高的门槛,紧紧的木门,外面是阴冷的大雨和噬人的黑暗,里面是温暖的炉火和闲适的光明。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他们向往的,自然都是门里的世界。

    然而,对于少年来说,他只是在用尽全部的努力,为自己换取一丝希望,生的希望。

    木制的大门扣起来有一种清脆的响声,在仿佛泼水一般的雨声中,显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