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五章 熟悉的代码(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多解释什么,但我不是危言耸听。”

    “……您随意……”

    显然,这家伙是什么人派来监视林肯博士的,目的大概就是这批鱼雷不落在同盟手中,至于事情是不是真的如同这家伙说的那样危机,老实说他并不在意。

    凯撒舰长甩甩手,示意舰桥内其他的所有人都不要冲动,他清了清嗓子,犹豫了一下开口,“现在鱼雷已经不再攻击,我们没有逃跑的可能了,我想这艘船应该可以体面地投降吧。”

    “船没关系,但是鱼雷控制系统的资料必须删除,”助手青年熟练地输入自毁代码,“数据很快就会删除,等一下会有一个硬盘自毁的请求出现在你的端口上,因为牵扯到硬件烧毁,所以只有舰长你有权限,明白吗?”

    “明白。”凯撒舰长与其说是在同意对方,不如在同意对方手里的手枪,从刚才夺枪杀人的身手就能看出来这个年轻人肯定是个优秀的特工,再说对方也很懂进退地没有干涉凯撒舰长的投降策略,因此双方并没有什么根本上的矛盾。

    而且作为ACA的军官,不让机密落入同盟手中也是职责所在吧。

    “很好,那么——”

    青年特工点点头,似乎还要说什么,突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爆炸的气浪还未扩散开来,一片银灰色的金属板就划过众人的视线,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站在鱼雷控制台前的白大褂助手的身上。

    凯撒舰长只犹豫了一瞬间,就反身跑回了自己的指挥台前——他的配枪就放在指挥台下方的夹层里。

    虽然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一把小小的手枪有什么作用,但是作为一个老兵,在这种时候,确是最好的心理慰藉。

    只是当他冲到自己的指挥台前,还没等他拿起手枪,他的动作却突然停顿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指挥台上的一个红色的窗口——是烧毁硬盘的授权窗口。

    “请别那么做,艇长先生。”

    就在舰长准备伸出手拍下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他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从烟雾里走了出来。

    “如果你敢把那个按钮按下去,我就杀光这艘潜艇上所有的ACA士兵。”穿着黑衣的青年甩了甩右手手背上的鲜血,缓缓地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后,一个大约十四岁的小女孩踩着厚重的金属靴,一边将手上的突击步枪拆成碎片,一边轻轻挥手,数架本属于这艘潜艇,还画着ACAlogo的巷战无人机就转动着旋翼飞进了舰桥,用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其他人。

    “为了防止你不知道我是谁而干傻事,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下,同盟那些对待战俘的条例可对我无效,我只是一个通缉犯而已。”凌羽伸出手,将围巾拉下露出自己的脸庞,“何况准确的说,你们还没有真正投降,对吧?”

    “凌羽……竟然是你。”凯撒舰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双手,后退几步,让出了指挥台,“你赢了,我现在投降。”

    凌羽的传说虽然和常年在海上漂泊的他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在这个传媒极其发达的时代,知道凌羽这么一个曾经的明星和一度的话题人物长什么样还是不困难的。

    另一方面,这个被同盟通缉的青年在ACA内部也有许多传言,当然不少是和他狠辣手段相关的,尽管并不是都得到了证实,但是战场上屠杀俘虏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了,就算对方是个同盟军人,没有精神洁癖的话,这种威胁也是有可能成真的。

    凌羽满意地点点头,一抬下巴,赫丽斯直接走上前,凯撒舰长停顿了一下,但还是给这个娇小的不像话,但是却浑身浴血的女孩让开了位置,赫丽斯站上指挥台,两手向外一伸出,整个身体都被全息屏幕包裹了起来。

    数据被擦除了,我正在恢复,全部拿走吗?

    “凡是ACA想要消除的东西,就肯定是我们需要的东西。”凌羽走上前,扫了一眼林肯博士额头上的窟窿,又看了看被自己一门板砸死的青年特工,“尤其是他们不惜干掉一个顶尖科学家也要掩盖的秘密。”

    好的。

    赫丽斯点点头,进入潜艇后没多久,她就侵入了潜艇的主网络,开始监听潜艇内的全部通讯,无意间注意到了舰桥内部的情况,因此原本打算直接前往动力室破坏引擎,以免潜艇再次下潜的他们,才临时改道来到这里的。

    这……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显得有些百无聊赖,正在ACA潜艇舰桥里参观的凌羽注意到了赫丽斯的小变化,转头发问。

    ……有一些事情不太对劲,不过算了,总而言之就是,这些他们试图删除的数据是关于这个新型智能鱼雷的AI部分,看来ACA花了大力气来编写这个程序,而且就同盟现有的反潜系统,确实会吃大亏。

    “队长,同盟的突击队已经登船,你们可以离开了。”

    “下令全舰投降吧,舰长。”凌羽冲着被晾在一边的凯撒舰长开口,而后转过头看向赫丽斯,“带走数据库和航海日志,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用得上的,其他让同盟来接手就好。”

    理所应当。

    赫丽斯回复到,而后一抬手,围绕着她的全息屏幕瞬间消失。

    “走吧。”凌羽点头,而后转身,顺着被自己打破的舰桥水密门,走了出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