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纵使曾经依旧为巅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哈哈哈1坐在上手扮演庶长通的白起大笑,五百年过去了,他能记得起在场这些人,但他真的无法确定自己在五百年前第一次到函谷关驻守这里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认识到函谷关不过是个笑话!

    虽说之后白起偶然回忆五百年前函谷关之中的时日,也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到了,可他真的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以今日之自己度昨日,匡章之后,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函谷关天险只是难渡,可匡章之前,函谷天险,无人可渡。

    “若你为统帅,当如何?”白起笑着看向年青的自己,这一刻他甚至看到了周围那些将校眼中敌视的目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众众必非之,可那又如何?

    “饮宴,多备粮草,撤主力于函谷两侧待对方力竭,或待对方发现步兵可过函谷1公孙起英姿勃勃的说道,完全无视了周围其他人看他的眼光。

    “哈哈哈,匡章可是天下名将,削西秦帝号,迫惠文王自称西藩之臣,五十日灭燕,伐楚五年破之垂沙,打的楚国四分五裂,你又有什么?”白起看着年轻的自己大笑着询问,心中默默又加了一句,战国年间唯一攻破了函谷关的名将。

    没错,且不言春秋,白起之前,战国第一名将绝对是匡章,不提人品道德,战绩比司马错、魏冉、孙膑、乐毅还离谱。

    然而这个时候白起指着年轻的自己笑着询问,你又算得了什么!

    “若我与他同代,我当为上将军。”公孙起面带自负之色。

    坐在上首的白起看着年轻的自己不由得笑了笑,年轻时的自己是这样的吗?在他的印象中,他好像从未有过如此张扬自信的时候。

    对啊,因为我在这一次差点死掉埃白起心下带着几分缅怀,看着过去的自己,眸光也软化了很多,自己一生的性情,都是从这一战发生的变化,濒临死亡,才最能改变自己。

    “那由你指挥,能获胜吗?”白起突然笑了,他不想和匡章打了,原来二十岁时期的自己已经站在了时代的顶峰,就算距离匡章有所差距,也差距不大了吗?既然如此,就让他去打吧。

    “啊?”公孙起愣了愣神,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所有的人都这么看着自己,退已经不可能了,咬牙点头。

    公孙起起接手之后,由于缺少威望,很难做到如臂使指,好在扮演庶长通的白起挑明了梦境,以及赌注,只是未说明身份,这么一来秦军的将校也愿意试试匡章的能力。

    然而结果并不是很好,公孙起在兵道确实是天人之姿,但匡章几十年的经验不是年轻的白起所能媲美的,明明很是小心的隐藏了主力前往函谷两侧山道,准备等待匡章强袭函谷关到兵卒疲惫的时候三面夹击,不想还没隐藏多久被匡章发现。

    当然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假装自己是庶长通的那位并没有告知年轻时的自己,这一战匡章是怎么赢的。

    所以双方在函谷山道大打了一场,公孙起以逸待劳,匡章虽说是翻山越岭过来,毕竟是步兵集群,配合非常严密,双方一个有地利和以逸待劳的优势,一个有兵力和指挥的优势。

    打的非常难受,最后公孙起靠着对于地形的熟悉勉强击退了匡章,可兵力的损失巨大,毕竟秦军这个时候本身就处于兵力劣势,而匡章有齐魏韩三国兵力,没了函谷在山地绞杀,战损比顶不祝

    “居然在山地野战击退了匡章?”活下来的秦军将校这时已经再无丝毫的敌视之心,就算是他们也认识到了某个事实,这个叫做公孙起的年轻人,绝非池中之物。

    匡章已经无敌了三十年,拿了数个大国当垫脚石,而现在却被一个年轻人踩下去了,这说明什么?

    嫉妒吗?也许曾经有,但差的太远,以至于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嫉妒下去了。

    至于公孙起,则在计算着战损,他知道自己这一战只能说是匡章认为打下去不值得,所以放弃,但这么消耗,匡章必胜,秦军现在没那么多人,而函谷关陷落,天下震动,只要匡章的思维转过来,硬是要走函谷山道,就这点守军拦不祝

    “整军。”公孙起吐了口气,他已经理清了思路。

    “直接出击?”白起收到消息的时候,才知道在逼退匡章之后,年轻时的自己直接点齐所有兵力,直接出击了。

    按道理来说,以逸待劳加地形优势都没打过,直接冲出去打野战,肯定是个死,但在收到消息的时候,白起不由得笑了,虽说有些自恋的意思,但确实不愧是自己,也许真的能赢。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就是如此,匡章撤退回来的时候还没捋清楚,精力虽说已经回来了,但某些因为岁月积累而产生的定势却未能消除,当然也不是说这些经验定势不好,只能说未必最佳。

    就像现在,就连匡章都没想到自己回到营地还没坐稳,秦军就突然出击了,这完全不符合所有的兵法,按说他累,对方更累,可战争就这么打响了。

    公孙起尽起全军绞杀韩国主力,本就经历了一场混战,心困体乏的韩军大乱,加之实力偏弱,直接撤往魏军方向,魏军一如未来的伊阙之战一样反应迟钝,军队被反向裹挟,大势已去。

    一场惨战,杀的天昏地暗,齐魏韩联军连夜后撤百里,不同于伊阙之战直接溃败,有匡章坐镇,最起码兜住了乱军,能勉强整军后撤,不至于崩盘,但被公孙起带兵撕咬一夜,士气一崩,短时间再难一战,双方的胜负已然明朗。

    “赢了。”白起出现在匡章面前,而这个时候匡章面色无比的阴郁,但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我已经确定了你不是我的阴影,原来当年的我其实就能一战,只是我缺了机会。”白起看着匡章,如果只有齐兵,不至于如此,可既然是联军,那么兵多将广的同时,就必须要面对战败时的指挥混乱。

    说罢,白起化光而去,什么三局两胜,白起已经不在乎了,也许二十多岁的自己在经验方面不如匡章,但经验这种定势在最顶级的战争之中非但无用,还会造成错觉,果然哪怕是才出道,依旧是顶峰。

    ------题外话------

    都说了端午节会加更的,你们居然还不信,赶紧投票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