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章 暖风融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满城俱素,朱色灯笼冉于雪中。

    “蹄它,蹄它……”

    飞?33?漫蹄,落蹄声不徐不急,沿着浑白的巷道缓缓前行。马背上的人信马由缰,斜斜看了一眼檐角桃着的灯笼,嘴角浮起温暖笑容。时逢风来,令他怀中的小绮月眯了眯眸子。

    “驾,驾……”

    梳着四条水辫、身袭大红长裙的女子策马奔来,将他身后的火甲骑士挤得若水二分,待她娇横地挤至近前,悄悄撩了他一眼,遂后,嘴巴一嘟,一声不吭的提缰伴行。在她的身侧,尚有一群女子,明眸流盼时,指东道西,叽喳不休。

    风雪簌簌,落絮如羽。

    骑队穿梭于细巷,慢行于长街,但见满城堆银砌玉,安谧静美而非萧索,且不时得见路人掌着各色桐油橙迎面而来,待见得身披红甲的骑士,纷纷避在一旁,继而,一个个斜扬着手中橙,眯着眼睛细细辩,待将那骑着白马的人辩清,神情蓦然一怔,璇即,嘴角笑容由然扬起,作揖的作揖,弯腰的弯腰:

    “恭祝汝南郡公,唯愿郡公玉体金安,诸事康泰。”矫健的汉子挽手长揖,声音略颤。

    “汝南郡公,雪景正浓,然需得爱惜贵体。”白须白眉的高冠老者,捋着三尺长须,笑颜盈盈。

    “三官大帝护佑汝南,汝南郡公华茂春松……”身姿妖娆的女郎提着萝裙,款款万福,眼角却泛着晶莹的泪花。

    笑容欣然,言辞诚恳。

    此起彼伏的祈福声、问候声盘璇于漫天风雪中,那人面带微笑,朝着人群团团作揖。而此际,阖城俱震,只见曲折的雪巷中,染雪蓬、门悄然开,从中走出人影如丛,追寻着笑声而往;长衔两侧,推窗声络绎不绝,渐而,推窗人探首一望,神情大喜,更有甚者,掌着窗棱跳出来,朝着那人直奔。只得一呼一吸间,静湛的上蔡城即若阳春逢白雪,不知不觉间冰雪俱融,唯余欢欣舞海。

    满城欢笑,笑声伴着雪花,肆意飞洒。

    待得小半个时辰后,骑队方才再度起行,穿过危耸的城墙,直抵城外。城池建于峰颠,出城即有偌大一片雪林,那人身侧的女子们见得玉树成林、簇雪浮海,尽皆欢呼雀跃。

    “婉儿阿姐,走咯,捉雪兔。”

    “好勒。”

    将将勒住马,小绮月便从那人怀里跳下来,拍着小手,朝着雪林深处奔去。一名颜色娇美的小女郎翻身下马,肩头蹲着一只小伊威,她斜斜流眸瞥了他一眼,嘴角浅浅一弯,伸手一招,便有一只小伊威从雪堆里钻出个头,继而,吱吱叫着,跳到她的手腕上,沿着手臂攀至肩头,麻豆大小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人。

    那人微微一笑。

    稍徐,女子们提着裙摆,俱已入林,欢笑声与惊呼声响个不停。那人却未进林,扫了扫肩头雪,一抖马缰向城外巨碑纵去。巨碑高达十余丈,几与城上箭楼平齐,内中刻着一行苍劲的大字:“食人者,斩!乱土者,斩!戮民者,斩!”

    那人仰首看碑,脸上的笑容融雪化风,璇即,翻身落马,缓缓拔出腰间四尺阔剑,双手握剑,锋刃朝下,身子则徐徐下沉,半跪于石碑前,柱着剑柄,喃喃自语。

    城上的戌卫与那人的火甲骑卫得见此景,纷纷拔出横刀,半跪于野,肃杀于雪,默然喃念:“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锵!”

    阔剑归鞘,那人昂然而起,转目看向峰下四野,但见茫雪若滚江,将天地乾坤洗作尽白,往昔青绿的田垅披上了一层银霜,阡陌难辩。垂柳缚着洁白的面纱,恰若女子悄掩半颜。恣意妖娆时,隐约又见炊烟,一缕缕,一柱柱,惹人心暖。

    一时间,那人凤目绽辉,心潮亦如浪涌,渐而难禁,便在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一枚华锦纹埙,走到峰沿飞石上,纵目眺远,引埙长啸。“呜,呜呜……”浑厚的埙声穿风破雪,时高时低,高时昂扬,低时婉转,伴着风声雪声,慢慢浸向四面八方。

    待得一曲毕罢,那人面若红玉,神情酣然,忽闻身后传来浅浅脚步声,蓦然一转首,却见那梳着四条水辫的女子正背着双手,向他款款走来。那人剑眉一挑,嘴角浮起好整以暇的笑。

    那女子见了他的笑,云眉微颦,玉腮却慢慢红了,待至飞石上,与他并肩远望,老半晌,偷偷掠了他一眼,继而,脑袋一低,手指绕着乌墨辫梢打转,嘴巴张来阖去,欲言又止。

    那人不急,默然静待。

    少倾,女子终究不敌,雪白的牙齿咬了下唇,抬起头来,凝视着他,轻声道:“雀巴,闾柔,闾柔若归,雀巴可会掂念闾柔?”声音越来越低,到得最后弱不可闻,她羞红了脖子,盯着自己的脚尖,却暗觉脚指头亦在颤抖,遂不安的磨了磨脚,转念间,心中又一横,悄然抬起眸子,定定的看着他,仿若欲将他刻入心里。

    他未看她,却笑了笑,轻声道:“刘浓早已应诺于闾柔,若时机一至,定送闾柔返浚稽山。”

    女子见他顾左右而言它,心中顿时怒了,嘴巴一翘,掂起脚尖,逼进一步,娇声喝道:“汝南郡公,刘瞻箦!君乃七尺男儿,君乃昂昂大丈夫,为何却不敢看闾柔?”说着,鼓着腮邦,柳眉倒竖,愈来愈怒。

    “嗯……”那人回过头来看着她,神情略显怪异。

    那女子被他一看,霎时便觉矮得一分,当即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