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一章 娇羞如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光荏苒,冬逝春来。

    烟雨江南,白墙浮黑瓦,绿竹垒青云。一窜华丽的牛车穿梭于其中,健壮的青牛挑着一对弯角,破开层层薄雾轻纱,迎着雾雨彤日,一路往南,一路轻啼。

    首车边帘半张,内中坐着个年约八九岁的小郎君,长得极好看,唇红齿白,眉似松墨,眼若点漆,长长的睫毛开阖间,睿智瞬间便填满了灵动的大眼。

    此刻,帘外轻雨润袖,微湿的风扑面而来,浅凉浅凉。透窗望去,但见早春燕子拂过柳梢、剪雨成行,此情此景,足以令人心旷神怡,不知何故,他的眉心却紧锁,嘴巴也微微嘟着,显得心事满怀,且有些许恼怒。

    “嘎吱,嘎吱……”

    车轱辘辗过草地,轻微有声。

    小郎君趴在车窗上,头上的青玉小冠随车摇晃,宽大的袖子亦飘来摆去,便是如此轻快的情愫,亦未能使他的眉头放开,反增几许无奈。转而,他歪着脑袋,看了一眼身后,秀丽的眉梢挑了一挑,嘴巴也随即一翘,当即捏起了拳头,朝着那辆锦车用力的挥了一挥。

    辕上的车夫扭头看见了,想笑却不敢笑,压了压头上的青竹笠。小郎君却好似知晓车夫在偷笑,斜斜漫了车夫一眼,继而,亦不知想到甚,默默叹了一口气,暗觉心中气忿委实难平,便决定犒赏自己,于是在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了一枚青果子,瞪了青果一眼,而后,恶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咔嚓。”一声脆响。

    “哈……”

    车夫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笑起来,殊不知,笑声将将出口即嘎然而止,无它,概因小郎君正幽幽的看着他。车夫心里慌乱,下意识的将竹笠往上顶了顶,焉如,如此一来,他那张满布笑意的脸便突现于小郎君眼前。

    “哼,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小郎君脸上一红,眼光看着青果,底气却稍显不足。

    车夫不敢接话,只得竭力忍住笑意,挥着长鞭驱着牛爬上了青青山岗。待翻过斜长的山岗,穿过一望而无际的柳道,浩浩太滆即扑入眼帘,千里烟波,寥寥娜娜。

    淅沥小雨渐歇,彤日浅露羞颜,四野极静,雨后的芬芳钻人心脾。车夫深深吸了一口雨草的清新,放眼向前方看去,但见湖畔小镇静静的卧于山水之中,隐约可见徐徐炊烟。

    车夫面上一喜,回头笑道:“小郎君,已至太滆,将临枫林渡,莫若在此小歇?”

    小郎君正抱着手臂假寐,闻言而喜,当即挑开边帘,探首一望,笑道:“甚好,甚好,太滆有刘氏酒庄,但且前往,讨酒一盅。”说着,嘴角慢慢挑起来,又看了一眼身后,皱眉道:“想来,她尚歇着,就不必知会与她。”

    “好勒。”

    车夫歪了歪嘴,强掩着笑,长长一声吆喝,驱车而走。

    牛车穿林走巷,两侧俱是篱笆白墙,修竹裹着浅露、青翠欲滴。细长如眉的竹叶不时扫过车蓬,沙沙作响,令人心神安然。小郎君却面泛潮红,宛若饮了烈酒一般。

    刘氏酒庄建于太滆畔,一半在湖,一半在岸。牛车横穿青石白巷,直抵小镇之尾,停在了刘氏酒庄的门前。小郎君挑帘而出,站在辕上斜望门上牌匾,老半晌,摇着头,嘟嚷了一句:“唉,美鹤之字,便是如此不堪。”

    闻言,迎上前来的白袍神情一愣,继而,裂着嘴笑了笑,恭声道:“李宽,见过谢小郎君。”

    小郎君眉宇一肃,背着双手,挺着胸膛,问道:“美鹤可至?”

    白袍答道:“回禀谢小郎君,我家郎君尚未至。”说着,弯身将一张青木小凳摆在了辕下。

    “甚好。”

    小郎君瞥了瞥小木凳,嘴角弱不可察的一弯,遂将月色小袍一撩,拽着袍摆轻轻一跃,“啪”的一声,落于辕下,而后,一手负于背后,一手挽于胸前,踩着小木屐,阔步向庄内行去。

    白袍扭头看了看后面的牛车,神情犹豫,终是问了一句:“谢小郎君,车中贵人可需入庄稍歇?”

    “勿需管她,由她自歇于车中便可。”小郎君步伐未停,淡然的挥了挥手,璇即,因见白袍神情怪异,他的脚步便顿了一顿,稍稍想了一想,漫声道:“此人,极其难缠,便是美鹤亦深为惧之,若邀其一并入庄,定然不美……”

    “哼!”

    恰于此时,背后传来一声冷哼,小郎君神情蓦然一怔,挑着的眉毛凝固于脸,弯着的嘴角抖了抖,璇即,暗自镇了镇神,徐徐转身,待面对来人时,面上已带着微笑,眉目俱放,恰似云淡风轻,慢条斯理的揖了一揖。

    来者是个明媚的小女郎,年约十五六,正是娇媚华年,梳着垂鬓分肖髻,脸颊坠着青丝结环,缓缓拂于粉腮时,顿显俏皮无端。身袭粉色抹胸襦裙,同色的挽胸丝巾直直垂至脚尖,伴随着轻盈的步子飘来冉去,又凭增几许恬静。若非那横眸秋波过于狡诘,便是自画中走出来的仙子。

    在她的身后跟着两婢,一婢怀中卧着一只小白猫,另一婢则斜抱着一柄长剑。

    她漫不经心的看了看门上牌匾,而后眸子一溜,绕着小郎君打了个转,随即,大模大样的伸了个懒腰,小手一扬,掩了掩嘴,又打了个浅浅的哈欠,显然,浓睡方醒。

    小郎君眉梢一扬,当即欲言。

    “嘘,君子,敏于行而敛于言。”

    小女郎好似知晓小郎君想说甚,斜斜瞥了他一眼,伸指靠了靠唇,而后将手一摊:“猫来。”婢女轻然一笑,将怀中猫一递,她伸手接了,揽在左怀,右手一摊:“剑来。”持剑的婢女嘻嘻一笑,递过长剑。

    于是乎,她左手抱猫,右手拧剑,粉丝履轻迈,一步步朝庄内行去,待经过小郎君身侧时,不屑的道:“阿大,愿赌当认输矣!曲肚羊肠,岂乃君子所为?”顿了一顿,烟眉一弯,正色道:“纵然美鹤得闻,亦作如是言。”言罢,再也不管那挑眉歪嘴的小郎君,格格一笑,摇着小蛮腰,晃着长剑,走入庄内。

    “唉……”

    小郎君由然一叹,甩着袖子紧随其后。

    白袍不禁莞尔,遂后,疾走几步,遥领于前,引着二人穿廊走角,行至青玉阁。

    庄中有庄,院内有院,青玉阁位于院中深处,乃是一栋青木小屋,紧临着烟波太滆,内中遍铺白苇席,置着矮案一张,书墙半堵,案上冒着浅浅清香,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小郎君一入其中,便占据了最好的位置,懒懒的倚着木窗,眺望雨后静湖,手指则叩着窗棱,朗声道:“酱伴鱼腥草一碟,桂蜜小胡瓜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