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術試〔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就像丹妮娜所说,从暑假回来,正式升上四年级的四个女孩立刻陷入一阵混乱的忙碌。

    图书馆贴出公告,要求各术院四年级学生领取职业小册子。

    “法印祭司,在通过术试后,必须无偿去龙族实习一年,才能拿到职业证书和徽章。”

    莫妮卡不太高兴地翻着手上的紫色小册,翻了翻就随手一扔:“想征免钱劳工就直说嘛!”

    瑟拉也在翻着手上的小册,只是她的是红皮:“谁叫你们术士长是黑龙呢。小心别被辛德那恋兄狂听到,这阵子还在吹嘘龙族的雇主多好多大方,要介绍我去那边实习,呵呵…….”

    她一脸焦躁道:“而且实习什么以后再说,现在应该先担心成绩能不能上吧!”

    “建议谋策手在校地理学最好要苹果以上,术试科目包括基础绘图……”瑟拉听着小册子上的那行小字,不禁愁眉苦脸。

    莫妮卡蹙眉:“瑟拉,你是真的想当谋策手吗?”

    四年相处下来,大家都看出瑟拉实在不是会读书的料,但谋策手就等于是一*师的存在,不多读书怎么行?

    “也不是拉,只是想瑟林和瑟琴都是远击手,我希望能比她们多一项专业。”瑟拉想到两位优秀的姊姊,顿时觉得肩膀沉重得不行。

    蕾苹丝安慰她:“你上学期的成绩不是有进步,地理学都拿到苹果了。”

    “但被扣了一片枯叶。”瑟拉闷闷不乐。

    “安格妮丝,妳看完了阿?”

    安格妮丝那本蓝皮小册被她随意搁在一旁,她手上拿着草皮纸,量尺不断移动,显然正忙着计划其他的锻造品。

    她耸耸肩:“早看完了,就一句话:术试成绩达标过,没达标明年重修再来。”

    锻造士没有职业细分,科目的数量和难度亦是四术院之首,术试规定也是*的,分数到就有执照,没到那就抱歉。听说每年都有一批为数不少的肄业生返校,重新参加锻造士的术士考。

    蕾苹丝也拿着自己的绿皮小册子。制药师的术试不难,就是现场出题,学生背熟药方,调出正确的药水,但调香师就……

    根据历任经验,是由术士长伊芙亲自出题的,每年都不一样,听拉芙莉说,去年报考人数五十几个人,只有十个不到通过考试。

    挂记着这件事,蕾苹丝想了一下便去找达达斯。

    在所有教师的办公室都被咨询的学生挤爆时,只有这位地精教授翘着高鼻子,享受着空荡荡的办公室。

    “妳想成为一位调香师?”他的语气故作高音,彷佛听到了什么令人惊奇的事情。

    蕾苹丝诚恳地点点头:“我希望能成为一位全方位的药草师。”

    达达斯亦如以往的刻薄:“我并不关心妳远大的志向,但恕我质疑,人们大多依赖口服药物,外用的医术被认为是辅助性、效果微弱。妳凭什么认为调香师的执照一定对你有所用处?而不是妳拿来向那些多如牛毛的制药师炫耀的工具呢?”

    “我当然不认为它能带给我什么用处。”

    在达达斯惊愕的目光下,蕾苹丝认真道:“但它一定对我的病人有所帮助,药物是帮助病人,执照是取信病人。我想做调香师和制药师,不是因为它们能带给我什么,而是它们能带给我未来的病人帮助。药方被创造出来,存活至今,那就代表它一定曾经帮助不少的人,调香也是同样的道理的,只是它不像其他药物一样被普遍使用,但不代表它就毫无用处。”

    “…………”

    达达斯沉默了一会,再开口,罕见没有往常的冷嘲热讽:“调香师不是因为不重要而被忽视,而是因为太危险了。”

    他伸手拿了一瓶姆指大的玻璃空瓶:“就这么一点药剂,散布到空中就足以杀死一整个国家的人。伊芙为此一直感到非常自责,因为发明调香的是她,而滥用调香的也是她的学生。”

    蕾苹丝睁大眼睛。

    达达斯哼气道:“你们学生老是乱传我和伊芙的事,以为我不知道!告诉妳,我和伊芙是很久以前的老朋友,你们祖父母没出生前就是了。”

    蕾苹丝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之前也以为达达斯是因为追求不成……

    他叹气道:“以前调香这门课都是伊芙教的,但自从出了那件事,她就不肯再教书……不、应该是不愿意再亲自教导任何学生,整天把自己关在玻璃塔。”

    “教授是指埃玛事件吗?”蕾苹丝忍不住好奇:“我在学校历史那本书有看过,调香师之所以相对制药师要求更严苛,是因为有调香师没将专业用于正道。”

    达达斯点点头,大略说道:“伊芙曾有一位得意弟子,就是叫埃玛,同样是北瑞精灵族,也是学院成立后第一届药草师,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非常崇拜伊芙,但离开学校后却受小人煽动,秘密对一直和北瑞敌对的部落施放毒气……..”

    蕾苹丝倒抽一口气。

    达达斯重重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