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七章归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雪覆盖了千戎和禹国,一支商队艰难的走过了这片雪原,马儿在雪地中跋涉着。(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學樓www.wenxue6.com)请这个商队却与众不同,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这支商队中多了两辆马车,是其他商队不会有的。即使是在白天,也一样是冷的逼人。

    马车里,白桑拿着手帕用温水浸湿了楼破干裂的嘴唇,小手忍不住的抚上了男人的唇,慢慢的又向上,整个手掌贴在他的脸上,感受着他微弱的呼吸。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这是对于白桑来说最大的考验,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躺在这里却还无办法,而罪魁祸首却是自己。

    小小的一个人趴在了楼破的胸膛上,听着他微弱的心跳,白桑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小手摸着楼破胸膛上的疤痕,这条伤疤是白桑亲手留下的。

    电光火石之间,这是白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由自己亲手杀了他,或许还能换回他的一条命。或许洛安臣也是这么想的,才会给楼破书信一封,让他不远万里从边境赶至京城,遭受白桑的这一剑,为的是救白桑一命。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白桑永远不会再出现禹国,她现在只想和楼破何以平平安安的过完接下来的日子。

    有人敲了敲门,鬼医进来把了一下楼破的脉,重新又扎了几针。刚刚就已经面色惨白的楼破此刻的脸又白了几分,冷汗顺着鬓角流下来,白桑心疼的把楼破抱入了怀中,擦着他脸上的汗。

    原本像这样重病之人是不应该长途跋涉车马劳顿的,但是楼破在禹国呆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暴露身份,也就越危险。就在等到好不容易他的情况稍微稳定了一下,鬼医才做出这个让他回千戎的决定。

    鬼医是突然到的,无论是白桑还是洛安臣谁都没有想到。齐煜衡的手下把楼破抬出了大殿,偷偷的运出了皇宫,就被早就等在那里的鬼医拦住,一起等着的,还有楼鸣。

    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还在为楼破治疗的鬼医,白桑一直没有想清楚他为什么会来救楼破,一样不明白的,还有楼鸣为什么会来。

    “你在看什么?”鬼医好像察觉到了白桑的目光,手中动作没有停,头也没抬的问道。

    “阿破他一定会醒对吧。”看到自己的目光被察觉了,白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丫头你放心,老夫说他会醒,他就一定会醒。”鬼医搭着楼破的脉,一边说着一边把白桑的手也拉来放在楼破的脉上:“你来摸一摸,虽然微弱但是一直都在努力的跳动着,这说明他还不想死,他在拼命的活着。”

    虽然不懂医理,白桑还是试着搭上了楼破的脉,她可以摸到楼破的脉,的确是在不停跳动着。眼泪流下来的时候,倒是把一旁的鬼医吓了一跳。鬼医还没有见过哪个姑娘这么爱哭,从他接手这个病人开始,白桑就一直是在哭着,却和其他的姑娘不同,总是自己默默的哭泣着,经常是一抬头才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你哭什么?”鬼医急道:“他这不是还没有死。”

    此话一出,白桑哭的更加伤心了,她不敢想象楼破死了会怎么样,她也不能想,她只能全心全意的相信着楼破会醒来,会继续微笑着看着她。

    “明明是瑶儿的女儿,怎么在医理上这么不堪。”鬼医有些抱怨着说道。

    从白桑手里夺回了楼破的手,鬼医把楼破的手臂重新放回被子里。这个女人难道要提前给他送终吗,哭的这么伤心,难道是不肯相信自己的医术。想起这个,鬼医瞬间就愤怒了起来,天下谁人不知道他鬼医可以活死人肉白骨,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信任他,真是岂有此理。

    “你认识我母亲?”白桑诧异的问道。

    根本就不知道鬼医一个人在那边忿忿不平的想着什么,白桑已经擦干净了眼泪,虽然很想知道大难,但还是帮楼破把被角小心翼翼的掖好。这一路道路坎坷,根本不可能熬药,只能用鬼医带来的灵芝护住楼破的心脉,中途休息的时候再匆匆熬药。

    见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了事实,鬼医也干脆不在隐瞒,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谢雨瑶就是自己的徒弟。说起自己的当年的徒弟,鬼医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小手抚摸过楼破紧闭的双目,白桑知道这双眼睛曾经是多么的明亮,好像这里面包含了整个人生。鬼医看着白桑的侧脸,恍惚间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爱徒,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